黄瓜视频成年网站

(老规矩哈,以下为fang…dao…b,正常内容凌晨六点刷新,凌晨六点刷新哈,为了大家最好的体验,凌晨六点再订阅,)

“能继续牵着我的手吗?”

冷冰卿的话语在江临的耳边缓缓飘荡,江临眨了眨眼,有些懵…..

看着那在红色烛火泛着白皙的手掌,江临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该牵上去。

确实,今天晚上的冷冰卿给人的感觉有些怪怪的。

难道是说,自己这帅气的脸庞将冷冰卿给征服了,这个姑娘一不小心爱上了自己?

可是这怎么可能呢?

一个心中只有剑的女孩,怎么可能会轻易地喜欢上一个人呢?

那自己到底是牵还是不牵?

片刻的犹豫后,江临最后还是伸出手,轻轻握住了她的掌心。

先不说便宜不占是混蛋。

若是自己真的拒绝了,那系统肯定也是不会放过自己的,毕竟作一只“舔狗”,怎么能够拒绝女神的请求呢。

春天到了 美女也来了

到时候肯定是黄牌警告。

再来一次黄牌,自己任务就失败了啊!那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就全功尽弃了。

而当江临握住冷冰卿手掌的那一刻,江临心跳很快。

这倒不是因为害羞,而是有些紧张,紧张总感觉是要发生了什么……

冷冰卿则是呆呆地看着自己那被江临握住的手掌,透彻的眼眸眨啊眨。

看着冷冰卿呆呆的眼眸,那透彻的双眸让本来就是“为了任务而撩拨”的江临心虚了起来,手心似乎都有些出汗。

“我们…..我们去逛逛吧…..听说芦苇仙舟有一棵大榕树可以许愿,似乎挺灵的。”

江临赶紧转过了话题。

“嗯……”

冷冰卿点了点了,表示答应。

牵着冷冰卿的柔若无骨的小手,江临带着她钻进了人群之中。

(以下为f.d,凌晨六点刷新,六点刷新哈,大家记得刷新,字数只多不少,订阅花费不变。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非珠柳宗。

留着羊驼发型的一男子正在给自己的师弟师妹们讲解着那精彩一战:

“想那天,你们师兄我与江临那采花贼大战三百回合,互不相让,互不后退,最终,我与那采花贼互对一剑一拳,二人再次分开,气浪席卷!

最后,我用尽全身灵力,使出鬼火一响!江临那采花贼也是指尖抹剑,使出他的最强剑招龙散架!

我们互相喊着对方的名字,招式对碰在一起,冰与火的交融掀起无数灵浪!如果不是当时的长老们及时出手,当时一些境界较低的人估计都要受伤!”

“良辰师兄你好厉害!”

“哈哈哈,一般一般,可惜当时你师兄我当时状态不佳,否则,应该可以小胜一筹,江临那厮虽然很强,但是比上你们的师兄我,还是稍微逊色一些的。”

“良辰师兄,听说那江临长的很帅,这是真的吗?”

“废话,要不是帅怎么能够当采花贼呢?不过比起你师兄我,也还会差那么一点。”

“啊……”有的师妹露出失落的眼神。

师兄虽然长得不差,但是也不算太帅啊,那江临比师兄还差那么一些,也一般呀……

虽然说报纸上也有江临的画像,可是画像那东西,怎么看得出来嘛……

可是为什么那么多姐妹都在传江临长得帅呢,难道是因为江临有情调?

“师兄,明年的参道大比,江临那个采花贼也会参加吗?”

“小霞,江公子是魔教中人,我们是正派……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就当小霞要反驳什么的时候,遮天的武运从天空中飞掠而过!

“天啊,又一个武夫最强境诞生了!”

“江小兄弟你这是?”

江临揉了揉眼角,看起来很是苦恼:“晚辈想了想,顾客就是上帝,对于上帝的要求,我没有理由拒绝。”

“上帝是什么?”

“哦,您可以听成神明。”

“那江兄弟的意思是?”

江临打了个响指,在小亭子中施加了隔绝法阵,武夫不是修士,就算是陈夫人再厉害,也不可能听得到。

只见江临拿出五颜六色、花式各种的肚兜摆在石桌上,微笑道:

“这件是沽酒小娘的牡丹肚兜,这是西村王寡妇的最新样式,这件是东边那位女子剑修的百合样式,还有这件,是隔壁菊花峰的菊花样式,这些都是刚刚到的货,绝对正品,假一赔十!”

“嗯?那这件是?”

“哦,这是南边万蛇峰一位母巨蟒穿的,由于还没有化形出双脚,天天在地上爬,有点磨损严重。”

“我都要了!”陈火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上品灵石。

“陈大叔,我这人取之有道,你这上品灵石,我找不开啊。”

“不用找了。”

想起下午发生的事情,江临感觉自己心如刀割……

当那些武运来的时候,自己还以为是乌云,要下雨了没有注意,结果他丫的是梧桐州汇聚而来的武道气运啊……

最后江临腾空而起,运用着一种莫名的武夫感应将这些武道气运收集。

可是无奈错过了最佳的时间,没一会儿这些气运就消散而开了……

虽然这些武道气运自己感觉倒不是那么重要,毕竟自己练拳只是副业,主业还是练剑。

可是听说武道气运凝结而成的珠子都是可以卖钱的啊。

一想到这,江临就感觉有万千把飞剑插在自己的心里,就像是买皮肤的时候错过了返场促销,更像是新年当夜没有抢到家族群和班级群的红包。

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亿……

虽然不知道自己错过武运的时候为什么那些家伙会哀嚎……但是也不重要了……

“算了,不就是一个亿吗,下次再挣回来,不能带着伤心的样子回家。”

江临揉了揉脸,想起在双珠峰有师父和小念念等着自己回家,江临心理就开心了许多。

而且江临感觉自己已经算好的了,当时自己情急之下御剑而起,一半的肚兜暴露在石桌上,当时陈母的脸色都绿了。

甚至当时江临在收集武运的时候,看到那座亭子轰然间就塌了,然后就是一声响彻天空的惨叫声……听着那痛彻心扉的惨叫,江临补救性地收集一些武运后赶紧跑路,头都不回的那种……

唉……希望陈大叔好好活着吧…..

顶点

Author

头像
11821863@qq.com

为什么找不到快猫

2021年11月13日

趣直播app下载安装

2021年11月13日